2019年中国股票市场展望

发布日期:2019-01-13

    《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中国经济周刊《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站www.ce..cn|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牛文新中国股市能否在2019年走出独立市场?这是每个投资者都非常关心的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但是聪明的人有不同的观点。不管别人怎么说,最终的投资决策都是自己决定的。但是也有必要多参考别人的意见。美国股市调整会影响中国股市吗?展望2019年的美国股市需要勇气,想到美国股市将进入调整周期并不罕见。如果美国股市调整,它会拖累全球股市一起调整吗?也许,也许不是。说“也许”有四点考虑。首先,因为欧洲、日本和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股票市场在过去与美国股票一起大幅上涨。基于对全球变暖的判断,如果美国股市在2019年进行深度调整,恐怕每个人都会失败。第二,紧密联系的欧洲、美国和日本的经济在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如果美国经济由于股市快速而深刻的复苏速度而大幅波动,那么欧洲和日本可能就没有什么好结果。第三,欧盟和欧元的生存。事实上,日益增长的贸易保护主义使欧盟和欧元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特别是在英国脱离欧洲的背景下,美国政治家班农亲自采取措施加大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支持,这势必对欧盟和欧元的完整性构成威胁。第四,法国等欧洲社会动乱,如果麦克伦不能通过强制手段制止国内暴乱,那么整个法国经济将崩溃,股市也找不到上涨的理由。对于说“可能没有”,还有四个考虑因素。首先,由于伊朗,欧洲和美国正在竞争,并且出现了经济削减。此时,如果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可能会使欧洲各国的国内资本市场表现出差异化的人格。第二,欧洲和日本的货币政策没有严格遵循美国的货币政策。到目前为止,他们仍然很放松,尽管他们担心美国利率的提高会导致国内资本的大量外流。第三,在油价问题上,美国、欧佩克和俄罗斯之间的斗争是否会导致2019年油价大幅波动?这是全球CPI变化的关键因素,也与利率和股市趋势有关。事实上,油价再次上涨的可能性很小,也就是说,全球CPI将急剧上升,中央银行将急剧提高利率的可能性很小。第四,欧洲经济正在复苏,但如果我们能够保持一定的增长率,CPI保持在低水平,那就太好了,但这是可持续的吗?变量很大。你可能对此感到困惑,但这是未来五年的规范。预计2019年将是进一步发展的一年,预计到2023年,极端混乱的全球格局将显而易见。至于股票市场,还有一些规则需要遵循。例如,在2019年,关键是看中国股市是否能够与美国股市脱钩。不难想象,2019年的深度调整对美国股市和过去急剧上涨的股市来说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令人担忧的是,美国股市的正常调整是否已导致A股大幅下跌。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两个前提:第一,有效处理中美贸易摩擦,最好的办法不是争取谈判取得好结果,而是“从底线考虑”,而不是寄希望于此;第二,搞好国内经济,关键是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必须发挥作用。反周期地,坚决遏制短期金融的走势,并有必要大幅增加。长期有效的基本货币供给。我们能解决严重缺乏流动性的问题吗?目前,A股并非没有价值,但股票市场的流动性严重不足以支持价值的表达。为什么股票市场严重缺乏流动性?这是过去货币政策严重失当和长期积累的结果,至少自2010年以来。理清过去的问题,看看是否已经解决了。首先,积极财政政策与收紧货币政策——宏观经济政策之间的长期错位,使得与积极财政政策相关的国有企业能够吸收绝大部分财政资源。在货币政策紧缩条件下,民营经济和金融渴求导致中国经济内生力量严重削弱。目前,中央政府已经出台了一些措施来解决弱化民营经济的问题,但是民营经济还有资格获得低成本的融资吗?为什么商业银行愿意以低利率向私营经济贷款?这是一个问题,虽然正在解决,但是需要时间。第二,“双轨制利率”问题正在逐步解决,由此产生的财政短期问题尚未得到彻底解决,但有改善的迹象。例如,货币市场基金的发展越来越受到限制。银行体系也在努力突破存款利率管制,吸引更多长期稳定的居民储蓄存款。从长期资金来看,银行资金的稳定性略有提高。第三,实际有效的基本货币供应量仍然太少。客观地说,在2018年,这种改善一度有所好转,但在9月份之后就停止了。这是金融市场最大的问题。我国社会金融、信贷增长率在10%以上时,居民储蓄增长较弱,有的月甚至出现负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社会金融与信用赖以发展的资本来源是什么?通常,我们应该依靠长期基础货币的增长,但是基础货币不是增加而是减少。当然,企业存款也有依赖性,但这种存款非常不稳定。一旦银行依靠企业存款来增加贷款,就意味着金融体系中存款和贷款到期日不匹配的现象增加。这也意味着金融体系被高度杠杆化以传递给整个经济主体。统计显示,中国的“名义货币乘数”从1月份的5.59倍上升到11月的6.08倍,而“实际货币乘数”从1月份的18.91倍上升到19.90倍,这完全是不可持续的金融杠杆率。这种杠杆率完全不能支持股票市场的上涨,是资本市场流动性严重短缺的根源。四是加强金融监管,提高各类金融和准金融对市场资金的竞争力。在这个层次上,短期融资的程度已经降低了。第五,市场管理有待提高,但可持续性不足,尚未成为相关部门的日常行为。这是金融市场的一大失误,也是许多书生气勃的金融经理人的结果。应当指出,在储蓄减少的情况下,如果金融机构被迫杠杆化而不是增加有效基础货币,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事实上,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是过去的一个教训,这也是金融危机后美国向市场注入大量基本货币的原因。因此,中央银行要根据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面对货币逻辑问题,为中国经济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这也是股市上涨的关键动力。文本编辑:陈东东新媒体编辑:王新京关注中国经济周刊的头条。请回到文章的顶部,并点击右上角的“关注”。

1 0 5)